四大叹轮回

2015-01-04 16:36:02 来源:五另类网 作者:Mc沈孝
凤凰游  踏飞鹏 凤展翅  蛟龙腾 舞动九天谁抗衡 金凤欲火战皇城 

皇城外  神剑出 凤摇摆  浴血铺 注定一生不会输 火凤翱翔战龙窟

凤凰等待涅槃 王者绝非偶然 既然选择这条路我跪着也要走完

回想三年之前 举兵南下中原 马蹄卷起漫天飞沙江山战火连连

靠我这只弯弓 射出一片天空 三年前许下的誓言始终在我心中

誓言已经兑现 坐拥金銮大殿 百万雄狮听我号令拔出嗜血神剑

剑曾划破苍天 我曾登上云巅 如今天下大乱必定再起烽火狼烟

趁我现在年轻 架起弓来射鹰 有朝一日做那天空最耀眼的流星

流星瞬间划过 刺激我的魂魄 我想要的就是一生能够大起大落

这样才配称王 才配散发光芒 这样才能傲世天下孤身血溅群狼

手握山河龙脉 再现王者气概 试问天下英雄辈出谁能赐我一败

不想再当大哥 可是小弟太多 不想因为我退出而刺痛他们心窝







就因为我爱另类 让我三年全荒废 让我多少次心碎 让我错失这皇位

多少次我想放弃 心却不停再回忆 谁知道我多努力 努力喊出这天地

回首歪歪这江湖 有china 有皇族 有MC 还有暴徒 为何另类却孤独

现在这个歪歪上 不是MC就是说唱 呐喊声 在回荡 另类早就被遗忘

他们站在最前沿 我们却 是会员 人生能有几个三年 我们不是为了钱 

这三年我不曾停 也曾呐喊到天明 只恨另类不流行 谁会懂我另类情
 
谁会知道内心深处 我们曾多么无助 我们也曾全力以赴 只为这条另类路

说了多少次再见 说了不会在留恋 可是为了我心愿 金戈铁马再重现

如今的我在呼唤 唤醒你们的期盼 宁可提刀逆天战 也不想留下遗憾

遗憾 这份痴狂 遗憾 虎落平阳 没人理会我光芒 还做什么另类王

那些爱着另类的人 你们都是另类神 呐喊我们的灵魂 哪怕歪歪无人闻

也曾哭 也曾笑 也曾狂 也曾傲 只恨这条另类道 早就被游客忘掉

说另类是绕口令 说另类太过僵硬 难道这是天注定 我要扭转这天命

喊另类 喊中国 喊鬼神 喊魔佛 喊天喊地喊山河 喊出心中的执着

就算时间都荒废 就算结局是心碎 只要我心不曾愧 不会放下这另类

雪旗在我肩上抗 鲜血为我王道扬 昔日猛虎战群狼 我特么才是另类王

身在不败的巅峰 回想厮杀这一生 如若再把帝王称 必定挥刀破长空

放下痴我放下狂 放弃玉玺不称王 还你曾经的辉煌 放下一切又何妨

百万军马大元帅 必定血染皇城外 再现将军的气概 另类巅峰求一败







我本不想称帝王 只恨天命难抵抗 你已不在我身旁 杀露苍生又何妨

我想放下恩与怨 我想封刀不再战 我想身边有你陪伴 哪怕死我也无憾 

可是你却放开手 可是你却跟他走 你怎么能说出口 难道不知心颤抖

这份爱我难取舍 到底爱没爱过我 爱我为何伤害我 爱我为何离开我

悲伤染满我心窝 心中苦我对谁说 难道非要站山坡 难道非要当大哥

就因为我已退出 万箭齐发向我扑 就因为我从未输 想尽方法让我哭

我只是想喊另类 从未想过做王位 你走后我心已碎 难道是TM我不配

要怪就怪我自己 什么都给不了你 只好再握手中笔 傲世天下风云起

怪我当初太冲动 把你看的那么重 那么爱你有何用 你可知道心多痛 

如果这是你想要 再次踏上另类道 蛟龙出 沧海啸 再次打出我名号

你容颜wo似海浪 一直让我难遗忘 若不能在你心上 就算称王又怎样

虽然说着无所谓 心中苦 谁体会 若你未见我流泪 怎会知道我心已碎

我一直都很努力 从未想过要放弃 你与我 天与地 终究回不到过去

就算孤单到白头 发誓不再眼泪流 若是你 再回眸 看我为你喊破喉

放下刀 入佛门 难以抚平我伤痕 不会再做另类神 只想喊出我灵魂

梦里再见你身影 泪水划落我衣领 如果知道这场景 宁愿今生不再醒

割舍不了你温柔 难以忘记你眼眸 如果可以放下恩仇 只想换你能回头

放不下说你的好 本想陪你走到老 曾经为我解脱烦恼 如今你成他大嫂

如果再给我机会 定会放下这王位 心中愧疚那一跪 才懂得你多珍贵

曾经我是你唯一 现在你成他人妻 我想和他分个高低 照他逼脸一顿踢

爱你之心难割舍 不想把这眼泪抹 既然知道这结果 为何让我做王者

称王后你要离开 何必痴迷这歪歪 曾经情花为你摘 留我一人空悲哀

我知道你已不再 不该让你受伤害 对不起说你的爱 如何偿还感情债

爱一场 痛一场 痛一场 梦一场 那年花海陪你赏 回忆曾经的过往 

分开后的几个月 思念苦 难熄灭 就算感情已破裂 爱你之心怎了却










如果如果没如果,寻找三年前的我,那时挣脱情字锁,成为真正的王者

我想回到三年前,我想再见你容颜,我想在伴你一年,哪怕陨落到黄泉

从未对你说放弃,从来没想过离去,就算我没有记忆,谱写情诗千万句

海浪翻,破苍天,挥刀看,山海边,如果你在我身边 爱你两字在心间,

向天呐喊千万遍,谁能阻挡我思念,孤雁飞,南飞雁,待我爆发天地炫

天地炫,雁南飞,破天一式何时归,这三年我一直追,事与对,错与非,

看不透,你与她,呐喊出,破天杀,泪落下,结成沙,咆哮长空冷风刮

你依旧伴他身旁,我一人,称帝王,一个人,太轻狂,一个人,似孤狼

一个人,太洒脱,杯中酒,一人喝,江湖流传我传说,早已不想做大哥

谁能常伴我左右,谁能伴我与天斗,如果孤单能忍受,用三年,换以后

人似刀,刀似人,看我落魄几人闻,始终都是我一人,破天成为另类神

是你把我心唤醒,伴我孤单的背影,此时此刻这场景?这场梦 何时醒

撕心裂肺的呐喊,别在问我敢不敢,傲视苍天在叫板,为你呐喊一整晚 









忆当年 夺山河 一把钢刀斗群魔 莲花池 清风阁 苍天血染紫金佛

我用一生去征战 洒下多少血和汗 雪花飘 樱花漫 总有一天刀会断

为你乱世称帝王 为你孤身战群狼 为你泪洒千万行 为何不再我身旁

一次又一次原谅 换来你把我遗忘 我都不在你心上 夺得天下又怎样

当年皇城鲜血铺 手中大旗何曾输 我以为我不会哭 却为你 洒泪珠

魔剑出 破天荒 一只断笔写沧桑 情难忘 心受伤 再也无力战四方

尝尽太多情字苦 任那风儿在飞舞 就算不再称猛虎 封刀退隐这山谷

为你惹下太多货 不想再论对与错 就算你不曾爱过 怎能看着我落魄

看我落魄看我笑 笑我曾经太狂傲 这些都已不重要 只想把 你忘掉

落魄时 才看清 好似断翅的雄鹰 千山雪 踏寒冰 冰封那颗帝王星

我以为还有朋友 奈何转眼都成狗 你说要我放开手 难道连你都要走

既然这是你选择 忘情忘义又如何 是你让我心成魔 一剑破出生死阁

天会蹦 地会裂 总有重出那一夜 就算踏平另类届 也要夺回这一切

王位好似那秋风 只是我 不想争 曾经踏上过巅峰 注定辉煌这一生




玄武盾 斩月刀 刀斩孟婆渡九霄 龙鳞剑 烈火烧 刀刀烈火斩天骄   

一年前 下中原 纵观七星烽火连 鲜血伴 苍龙旋 注定留名数百年   

挥洒热血夺皇冠 触景生情之画面 忘记所有恩与怨 破天呐喊再重现   

隐南山 问错对 书笔人生一场醉 曾伴浮云归晚翠 一字一句你教会   

如今看淡 红尘 何为名利何为神 人鬼神 进佛门 怎能忘记你灵魂  
 
落叶被那风儿卷 万夫难挡力惊险 字字句句之经典 另类呐喊太耀眼 
  
你傲立龙云窟 斩凤尾 夺龙珠 惊天一战太模糊 只愿祝你破天出  

斩龙刀 踏朱雀 一剑定怕万物灭 二挑上苍断六界 三气无极创霸业  
 
三转乾坤惊天战 呐喊天地云震撼 如若搭档在次站 血染三界天地颤  
 
天地颤 心如麻 心乱如麻惹天罚 杀气腾 招彩霞 呐喊一生的年华   

光辉落入终南山 一怒定要霸天翻 何人伴我隐深山 脚踩飞燕踏云端  

飞雁过 青云落 火凤招展烈日射 碧海湖 水间澈 日月扭转星闪烁






本来我想隐姓埋名 不在过问江湖情 为何扰乱我安宁 逼我拔刀逆天行

既然逼我起风波 只好提笔写传说 就算王者下山坡 归来一样是大哥

今日我说在摇旗 感叹至今无人敌 寒月刀我手中提 纵横天下无睥睨

既然把我山河断 为了皇城鲜血漫 风咆哮我 云变换 只好拔刀向天战

我是神 你是魔 早已成名全中国 让我跟你生死薄 你根本不够资格

不堪一击像条狗 根本不配我出手 别害怕 你别发抖 认输我就放你走

多少人他想得到 天下第一的名号 只是你们还年少 根本不懂我狂傲

为何我说这么狂 为何我敢称帝王 另类写过千万行 猛虎怎会怕群狼

都说后浪推前浪 是我让你们一起上 就算我tm太狂妄 你们能把我怎样

既然猛虎要咆哮 那就做到最闪耀 让我万人这名号 继续称霸另类道

虽然路还有很长 难以阻挡我辉煌 只要有你在身旁 放纵不禁又何妨

这江山我从未改 依旧是我在主宰 海翻腾 笑四海 难掩帝王之风采

有帝王是之宝座 才能刺激我魂魄 蛟龙盘 虎山握 谁能让我刀剑落

神剑出 破天荒 写下不败的篇章 谁能让我遍体伤 早已扫平这四方

七彩烟 断崖边 一杆金枪战群仙 蛟龙腾 霸苍天 孤身傲立紫金巅、







三年前我到这里 遇见梦中那个你 还是那句对不起 恨天恨地恨自己

三年义  三年情 三年伴我论输赢 三年伴我破天庭 怀念三年四人行

这三年我心中记 这三年我战赤壁 这三年我霸天地 难掩帝王之霸气

这霸气  谁抵抗 谁抵抗这千层浪 海浪翻起千万丈 三年情义难遗忘

声嘶力竭的呐喊 呐喊吼破苍龙胆 看着巅峰的一晚 写下这篇暴风斩

怒拔弯弓射大鹏 征战一生我纵横 海咆哮  浪翻腾 苍龙起身霸皇城

这皇城我已攻破 一把战刀手中握 这条王路已走过 还管什么对与错

情已断  人分散 人分散  情感叹 漫天樱花多璀璨 谁能接下这一战

这一战它谁在看 看这王道多漫漫 若是还有你陪伴 为你血染天下乱

蛟龙出海起波浪 波浪翻起千万丈 纵使名号被遗忘 再次出战谁抵抗

谁抵抗  这帝王 谁知帝王断人肠 难入心绪心凄凉 一枝梨花压海棠

既然一切都是错 还在留恋些什么 残阳落  皇城破 这条王路我来过

假如真的有如果 如果没有那个我 怎么会有这结果 怎会那么多不舍

不舍  那份骄傲 不舍  那份名号 不舍  那份依靠 不舍那条另类道

若再握起这杆枪 若再重返战四方 若再展现我嚣张 能否金枪破天荒

只要你在我身边 只要你我肩并肩 写下这首另类篇 猛虎出山霸苍天




杀妖杀鬼再杀魔 杀人杀神再杀佛 既然你TM不想活 只能送你见阎罗

你说我们是兄弟 为何背叛这情义 说好不在为名利 可你现在离我去

当初兄弟一起走 背后你却说我狗 看透往事莫回首 何必要当个小丑

你陪我 这几年 昔日感情在眼前 相逢相遇就是缘 可你背叛这誓言

踩我尸体你出名 忘记曾经兄弟情 当初兄弟三人行 剩你一人论输赢

退出几年心以淡 为何选择在出战 只因兄弟把我盼 再次踏入这战乱 

为何还要在归来 曾经兄弟难释怀 如今往事已掩埋 曾经快乐在脑海

曾经兄弟怎么说 记得当年战血坡 战甲我会再次脱 再创不败的传说

既然兄弟已分开 往事不要互相猜 另类之魂身上栽 以往之事该不该

兄弟当年那一战 情义当先心头颤 兄弟如今一刀断 以后不在有恩怨

好想回到那时光 兄弟就如瓦上霜 你有困难我来帮 为何要让我受伤

投名状 兄弟人 甘愿为你战为魂 捧你为君我为臣 一战成名天下闻

战死沙场从未退 比让敌人全下跪 兄弟情义心已碎 曾经时光我回味





如果我能做帝王,你是否会在我身旁,陪我笑,陪我狂,不要江山又何妨

平东南,灭西北,荡起三千黄河水,放弃江山终不悔,天下不及你的美

拔刀起,天地暗,天下都为我感叹,我不动,谁敢战,我若一动天下乱

如果我能霸皇城,九霄之外战大鹏,铁血战马断云层,名动天下谁抗衡?

为何逼我再拔刀,再拔刀,何人超。不想天下鲜血飙,尔等小人接三招

要这天下有何用,没有你我心好痛,谢你当你的强横,园我一生君王梦

君王梦,都成空,呐喊咆哮天地崩,逼我拔刀在出征,演绎另类最巅峰

再巅峰他又如何,终究还是会成魔,最后一战生死相搏,定要拿下这山河

想当年,干语音,叱咤辉煌到如今,神话扬名大哥鑫,拿下多少的功勋

如今名利以放下,天下归谁都也罢,中原若是被践踏,必定拔刀在叱咤

三年前,战场弥漫这风沙,三年后,我的身边还有他,秋雨落,冷风刮,是谁在唱蝶恋花





回到三年前   哼 你我爱缠绵     在一起的那几年我难忘你容颜

承诺难忘记   哼 痛苦的回忆     惯着你的小脾气我不让你哭泣

樱花已飘落   哼 曾经的落魄     .当初是我惹的祸我该在怎么过

没你的日子   哼 就想心已死     说好到老一起死我爱你一辈子

红尘已看淡   哼 爱情在弥漫     遇见小伙坐怀不乱我是男子汉

一二三四五   哼 五四三二一     你要在和我装逼我上去一顿踢

我叫戦小雨   哼 你要把我娶     漫天下起流星雨我把那心愿许

木马我老公   哼 这B会武功     爱空空恨空空为了老公向前冲

我把你保护   哼 寻你千百度     看着门前那棵树我想起一幕幕

花落花漂零   哼 一世的真情     心里刻下你的名我爱你行不行

你把我灌醉   哼 爱你不后退     红尘我已看累绝对不让你心碎

未了的情缘   哼 你是那么甜     如果回到三年之前记住今生缘

痛痛痛  梦梦梦 一场游戏一场梦  梦梦梦 累累累 另类喊得好疲惫

虽然我没有年费  但是我会喊另类  小雨的另类真妩媚是喊到你心碎




我想在我走之前 流传威名数百年 可笑终究太可怜 完成不了这誓言

我想在我走那天 留下另类千百篇 可笑名利化为烟 早已不在最顶尖

放不下 情和义 放不下 好兄弟 只能放下名和利 封印魔剑退天地

退天地 放下名 折断宝剑孤单行 那年那月兰花亭 怎能放下兄弟情

对你们我说拜拜 犹如利剑刺心怀 待我他日再归来 定要天下鲜血埋

最终辜负天下人 没能成为另类神 跳不出 生死轮 终究要去渡红尘

纵是太多的不舍 也要把这泪水抹 好兄弟别忘了我 待我归来夺王者

封魔剑我要离去 何时才能再继续 何时才能再相遇 何时才能再相聚

脱下龙袍一刹那 再没什么好牵挂 待我再把战马跨 定会血洗全天下

血洗天下祭魔刀 早以不是那天骄 重回江湖谁敢挑 能否接下我三

这三招 太强悍 何人敢与我一战 漫天樱花终究散 兄弟是我的牵绊

他日我若再出山 定要霸这苍天翻 昔日战袍再次穿 定要重夺这江山

兄弟们 对不起 没陪你们走到底 我不再的日子里 你们照顾好自己

没有太多的留恋 没有太多的想念 无奈今日封魔剑 待我三年再重现

心中留一道伤疤 放下天下再出发 如果江山没有她 到底何处才是家

天高云淡踏五行。六道轮回相思情。如果今生不成名。也定把这江山平

再也看不到天亮。不想把这王位让。傲骨一生豪情万丈夺取江山再埋葬。

还没站在最颠覆。还没把这王位争。为谁把这天下扔。从来不悔这一生

名和利我不想要。不想走这破王道。奈何恋这江山貌。转身我还在年少





三年前  下中原 三年后  归山田 再回首  这三年 沧桑面孔惹人怜

多少人早已忘记 多少人不再联系 当年情  难再续留我一人在回忆

回忆你曾在身边 回忆那段另类篇 回忆我们肩并肩 回忆当年战苍天

断崖边  西湖畔 孤身一人仰天叹 情已断  人分散 这么多年为谁战

忆当年  踏江湖 提笔画出山河图 情花毒  紫金竹 注定此生太孤独

谁会站在我身后 谁会陪伴我左右 我是真的好难受 谁会为我与天斗

一个人  一场戏 一个人  在哭泣 一个人我回忆过去 到底谁是我兄弟

有时我也会想念 有时我也会改变 你可知道我厌倦 厌倦太多的欺骗

到底是否能明白 到底是否会回来 别拿我  当小孩 为你等到梨花白

多少次等你回头 任意贱踏我温柔 多少次你把我求 不想听你说理由

相思泪  在流淌 回忆曾经的过往 仲夏花海陪你赏 醒来却是梦一场

如果知道这场景 宁愿今生不在醒 你的好意我心领 始终未见你身影

是不是梦又如何 还是一人在漂泊 为何我  要执着 何时摆脱我心魔

巅峰过  失落过 落魄过  辉煌过 爱过恨过也痛过 能否重新在来过

名与利  不再攀 还有什么心不甘 就算猛虎归深山 难掩帝王之孤单







横刀立马向天歌 一代王者下山坡


 
横刀立马向天歌 一代王者下山坡 苍穹染血起风波 辉煌留给后人说

那一梦我梦春秋 这场战火合适休 就算仇敌扁九州 不会把这霸气丢

力压六合镇八荒 一笔浓墨写沧桑 血流尽我遍体伤 不会扔掉手中枪

锻炼神经如钢铁 天地浩劫怎么解 流尽我这一身血 不能挡我心狂野

这一身血流成行 杀七军 破贪狼 名与利先放一旁 不愧二字帝和王

这一身血都流干 忠义二字刻在肩 名与利先放一边 看我捅破这片天

游龙枪出随风摆 一枪一人笑沧海 雄心壮志未曾改 这片血染的风采

曾以不败为名号 而今我已非年少 若这一战是你荣耀 赐你这一份骄傲

别说我看不起你 你得看清你自己 若要败你一招足已 你拿什么跟我比

三年以后又何妨 终究是狗不是狼 一日疯魔一世狂 这才配做另类王

如果我 在出现 能否接下我一剑 别让我说第二遍 你滚出这金銮殿

鲜血染红手中旗 生死诏书一笔提 千军之中取你首级 问你可有人敢敌

苍龙吟 虎咆哮 一点寒芒在闪耀 苍天霸血身环绕 这他妈才是我的道

一眼望穿一万年,沧海一瞬变桑田 如果能回到从前 不会奏响封魔弦

这句话我向谁问,一声吼碎囚龙阵 鲜血染红这刀刃 不能放下心中恨

手握日月碎星辰 打破轮回六道门 最后留下一座坟 世间无我这般人 



隐姓埋名刀剑封 轻叹时光太匆匆 



隐姓埋名刀剑封 轻叹时光太匆匆  回首当年踏弯弓  一生辉煌转头空


一生梦  一生痛 一生不ji的放纵  一生轻狂的强横  埋笔多年不在碰


苍龙啸  凤凰吟 不在奏响封魔琴  若我从此归山林  不会再有浪翻云


你要与我生死搏 妄想阻我破天隔  若是逼我在疯魔  武踏八荒镇六合


放下一身的荣光 放下手中伏魔枪  好男儿  谁敢当  经历多少的沧桑


想当年 一声喝  风咆哮  云变色  就算曾经辉煌过  难掩如今的落魄


我的恨 我的狂  战猛虎  驱恶狼  若你回到我身旁  宁愿不做这个王


回首另类这条路 好似猛龙在飞渡  就算艰辛和无助  不会停下我脚步


看如今 忆当年  多少沧海变桑田  就算称霸全中原  再也不见你容颜


忆当年 看如今  再也无心去打拼  忘了曾经的功勋  忘不掉你的声音


那些年已成过去 那些辉煌难再续  那些难忘的回忆  最终化为诀别句


这几年我再回首 身边有人也有狗  多少次我在怒吼  谁会把我当朋友


你们要我在出关 要我再次打江山  若我站在风口浪尖 谁能踏上最顶端


若我一出天下惊 百万神将亿万兵  跃马扬刀战群英  破中原 踏寒星


那一年  巅峰战 平下多少的叛乱  洒尽一身血和汗  打下名号后人看


谁曾记得我声音 谁会伴我到如今  荒废几年的光阴  埋藏这颗帝王心
 




想当年说我纵横



想当年说我纵横 踏弯弓说射大鹏 若是蛟龙在飞腾 定会夺下这皇城

我离去 这半年 本想卸甲归山田 怎奈天下战火连连 在举鹏旗踏中原

踏中原 破九霄 血已染满这钢刀 天魔甲 在燃烧 一年另类谁敢挑

王道路 鲜血铺 龙摇摆 风云呼 一代君皇怎能输 傲视群雄破天出

破天出 群魔踏 被迫在把战马跨 只为兄弟一句话 我要夺回这天下

万马奔腾尘飞扬 黄金甲 挂城墙 若是我说称帝王 敢问天下谁最狂

向天要回山河图 在握倚天霸江湖 别怪我说手段毒 敌若阻挠必铲除

在出鞘 破深渊 凤凰台 观心悬 手持嗜血问苍天 是否站在最顶尖

刹血剑 破天斩 时光不会在倒转 帝王如今已重返 现在跑还不算晚

用我一生的时间 写满帝王另类篇 海翻腾 逆苍天 势必统治皇城颠

皇城颠峰我走过 大权在我手中握 我想问你凭什么 夺我帝王之宝座

凤凰展翅我变绞龙 苍穹破 赤血喉 就算如今你词穷 也要提笔我战群雄

战天下 战皇野 另类颠峰我破解 封神榜 英雄帖 就算战死那遍野



如果号角在次吹    在借当年燕铃盔    如果蛟龙浴血飞    定是今日王者归

回首这条另类道    早已没有我名号    嗜血魔剑已出鞘    下山猛虎在咆哮
 
曾经另类称神话    再回归我有何怕    不管现在谁是老大  提笔夺回这天下

是谁让你认识另类  让你痴  让你妩媚  我不想要那皇位    只要天下为我醉

那一年烽火狼烟    那一年你退山间    在复出我战苍天    提笔写下霸王篇

霸天下    霸刀    霸  另类   霸天   三年后  又相逢    今日在次霸名成

辉煌过  落魄过    颠峰过  失落过    虽然经历大起大落  可我从来没怕过

战天神  战亡灵    战地狱  战天庭    哪怕又是逆天行    也要重震我威名

曾经我名谁抗衡    曾经一统皇帝城    开天地   破山棱   曾经热血战大鹏

也曾苦  也曾怨    也曾放下手中剑    可是我心从未变    就是一统金銮殿

这条王路我走过    颠峰我也曾打破    如果不是虎山卧    早就做到最出色
  
既然身在另类圈    就要站在最顶尖    既然在写另类篇    就要挥笔灭苍天

雪旗在我肩上抗    鲜血为我王道扬    昔日猛虎战群狼    我他妈才是   另类王







爱情就是毒药  让人无法忘掉  吸上毒瘾这一刻我似乎停止心跳。

脑海全都是你  每分每秒想你  我好恨我自己曾没把你放在心底。

没有你会难过  没有你会失落  没有你的日子像是泪水把我淹没。

全部都是欺骗  从来没有想念  如果还有一次机会我想见你一面。

没有你在身旁  一个人看夕阳  你曾说过那些话我深刻记在心堂。

说过不离不弃  可惜是在放屁  我以对你没有情谊没有死心踏地。

说过走到永远  说过走到永远  你所说的永远永远到底是有多远。

为何那么残忍  想把感情破损  在我离开那一刻我想念额头的吻。

回忆像一根刺  不敢再想往事  只能默默在我胸膛刻上你的名字。

天天深夜买醉  想起你就心碎  你曾说的那些话为什么变成眼泪。

翻开这本日记  眼泪掉落一地  不值得你为了我再次的捡起回忆。

拉着你的小手  你是我的所有  我们说过不会分手永远不会分手。

掉下这滴泪珠  感觉到很无辜  我曾发誓为了你我永远不会服输。

难道是一场梦  可心还是会痛  难道我们爱情真的就是一场空梦。



雪花飞 叹红尘 寒风扫 了无痕 花飘落 我一人 从此关上我心门

孤单已经成性 不想太过安静 如果这是天注定 逆天改写帝王命 

另类喊得太稳 韵脚压得太狠 问我为何如此残忍 只能怪你太忘本

当你做到成名时 才配夺取我城池 一把钢枪碎巨石 我这才叫写狠词

当年困难千万重 孤身一人战群雄 当我冲破这牢笼 亲手写下我光荣 

握宝刀 斩猛虎 龙啸九天剑飞舞 若我再敲这战鼓 枪挑东京市政府

半城樱花多璀璨 一人再战西湖畔 烈火烧 思念断 断送那一份期盼

我们都还太年少 放不下的是骄傲 怀念你给的拥抱 怀念一起走王道

哪怕前方再艰险 也要创下这经典 海翻腾 狂风卷 谁能辉煌到永远

如果还能有以后 定会披甲与天斗 就算今日落草为寇 伤与痛 一人受

当我傲视紫禁巅 杨希不再我身边 任凭天下弱水三千 留下一世另类篇

谁曾目睹我辉煌 谁曾见证我轻狂 今日再次霸名扬 诠释何为真帝王 

握战刀 破山楞 一人踏天斩飞鹏 打破所有不可能 一人血洗这皇城 

曾经辉煌的时代 巅峰如今依旧再 从此以后封刀葬爱 向天呐喊求一败

就算一日虎归山 也要天下为我翻 猛虎啸 蛟龙攀 谁能懂我之孤单